辣条与酸奶与诗

一个汪酱痴汉。嗯。

【长城组】震惊!长城组的隐藏语音竟然......

督瑞米法艘:




【铠&百里守约】



铠:“相信我,叛逆期的孩子需要更多的蔬菜。”(所以把肉给我谢谢,谢谢。)



铠:“比子弹更能击穿人心的,唯有你的厨艺。”(守卫长城什么的不可能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了,还是吃饭重要。我饿了,守约,看我真挚的眼神。)




百里守约:“身为兄长,都会以自己的方式去爱血脉相连的那个人。”


(露娜:没发现,真的,我这妹妹不如一碗肉。)








【百里守约&花木兰&铠】



百里守约:“牛肉是大叔和阿铠的,木兰姐爱粥,蔬菜留给玄策。”
(铠:听见没,肉给我。
   玄策:我不要我不要,不听不听王八念经!哥我是你亲弟啊!
   花木兰:emmm...来口粥?)






【铠&百里玄策】



铠:“我有多无情你不会想了解的。”(你哥让你吃蔬菜,肉放下,给我。)



铠:“珍惜本心。”
(玄策:本心就是我想吃肉!!!)






【兰陵王&百里守约】



百里守约:“感谢对玄策的照顾,但仍不许踏入长城半步。”
(兰陵王:mmp带完孩子还不给泡老婆了?你当我大招是干啥子用的?)






【百里守约&花木兰】



百里守约:“现实冷酷,我们则相依取暖。”
(花木兰:说得好。但你们四个大老爷们缩成一团是想怎么着??我不要面子啊?)



百里守约:“人生的理想么?做饭,打扫,照顾弟弟。”
(铠:做饭!
   花木兰:打扫!
   百里玄策:我真幸福!)






【铠&露娜】



露娜:“足够强大到可以挑战你,哥哥。并带你回家。”
铠:“不,回不去了。”(守约做饭太好吃了我不回去,不。)



铠:“微笑吧,会很可爱。”
(露娜:笑不出来。)






【铠&花木兰】



铠:“心在哪里,哪里就成为归宿。”
(露娜:这tm就是你不跟我回家天天赖在长城蹭吃蹭喝的理由?)



铠:“你的美丽,更胜利刃的锋芒。”
(兰陵王:把眼光从本王的绿帽子上移开。
   关羽:为你加冕。)






【铠&兰陵王】



铠:冷漠,深入骨髓。
(兰陵王:冷漠jpg.)








小茄茄茄茄茄:

#意中人#
#今天的小茄又欠打了#
日更你们怕不怕?


【壹】
我的意中人,是个绝世舞姬。
总有一天,她会身穿血色罗裙,脚踩法阵


用花球1212地砸我🌝


【贰】
我的意中人,是只媚人的狐妖。
总有一天,她会手捧一心,轻摇狐尾


从草丛跳出来一套231把我带走🌝


【叁】
我的意中人,是位不可一世的大小姐。
总有一天,她会拎着半人高的炮火,蹬着七厘米高的高跟鞋


一炮把我轰回泉水🌝


【肆】
我的意中人,是个不老神话。
总有一天,她会在众多乌鸦的簇拥之下


甩着链子把我榨干🌝


【伍】
我的意中人,是齐天大圣。
总有一天,他会踏着七彩祥云,手持LED灯管


三棒子把我打趴下🌝


【陆】
我的意中人,是个算命先生。
总有一天,他……


“有话好好说!别大锁定我!嗷嗷嗷!!”


【柒】
我的意中人,浑身是胆的赵将军。
总有一天,他会扛着长枪,把大放在我的脚下,温柔地对我说——


“抱歉,你挡着Wifi信号了。”
然后一屁股把我墩回泉水🌝


【捌】
我的意中人,是位双面君主。
总有一天,他会在我一打五的时候,传送到我身边


抢我的五杀🌝
“仓鼠邦我日你哥!”


【玖】
我的意中人,是……


劳资没有意中人,滚!
[汪地一声哭出来]
——END——

【FGO】【CLB阶库丘林】失落之物(中)

Nobody knows...:

(上)




++++++++


“我们那可爱的幼犬呢?”


“被斯卡哈师傅拎走教训去了。”


“唔,可惜……不过三个人也刚好。”


几句交谈间他们就走到了私室。具有识别功能的门扇顺畅地滑开放他们进入,于背后再次关闭。


和隔壁狂王所有的单人间不同,另外三个“库丘林”共居的房间非常宽敞。这儿的陈设很简单:除了躺四个人都绰绰有余的宽大床褥,几把椅子,便只有德鲁伊安置药剂的架子和枪兵随意丢弃防具和饰物的矮桌了。


Lancer将扛肩头的Berserker粗暴地扔在了床上,却没忘记稍微倾斜了角度让他不至于压到自己粗长的尾巴。


“所以?”他一边摘下累赘的腕饰和挂坠随手扔到一边,一边将左腿曲起压上床铺。“还是无所谓?”


“不就是你们天天干的那回事?”Berserker费力地坐起身来,没了异形铠甲的簇拥他看起来正常了很多,只有蔓延全身的纹路仍旧泛着不祥的干涸血色。他冷淡的目光投射过来:“响动真大啊,偶尔吵到我睡觉时真想过来宰了你们呢。”


“哎呀,那还真是对不住了……”


Lancer欺身压了过去,手掌抚上对方裸露的胸口。


“嚯,还真是冷血的。”他感叹了一声,接着毫不客气地吻上了对方。


冷血种的口腔黏腻而冰冷,犬齿尖利到难以触碰。而他的舌头……Lancer在纠缠中刻意将对方的舌缠裹着带出,匆忙中瞥了一眼:发紫的颜色,不正常的尖细,前端有着明显的分叉。


“那女人的愿望也是有够扭曲,这种异变的程度……”他啃着对方的嘴唇含含糊糊地嘟囔,然后被不耐烦地一把推开。


“不满意的话随时停。”狂王喘息着。“我无所谓。”


虽然这么说,接话的速度也是太快了些。——药效明显,恐怕他是有感觉了。带着一丝了然的微笑,Lancer的手臂得寸进尺地环上了对方的腰,接着再次投下了粗暴的吻。


爬行动物般的舌头异常灵活。如果主人经过更多的练习,表现得再主动一些,这轮缠斗的胜者就难说了。Lancer摸索着掀开Berserker深色的兜帽,手指攀附上微微泛紫的蓝发肆意玩弄——没了遮掩后过于平顺的发型有些陌生,垂落的长发却有着更好的手感。他毫不留情地掠夺对方口中的每一丝空气,浑不在意狂王的齿尖在自己唇上咬出血淋淋的伤口,十指锋利的爪刃挣扎着划破皮肉……直到背上几乎能将脊柱敲断的沉重拍击让他不得不停下动作。


“……哈,哈……这就不行了?”Lancer一把掐紧对方作乱的尾巴,擦拭着唇角的痕迹喘息着揶揄。狂王充满杀气地瞥了他一眼,长尾一甩将他抡了出去。


“咕——!该说不愧是发情的猛兽吗……”


懒得理会摸着被撞的后脑不停抱怨的Lancer,狂王微微侧头,视线投向一旁好整以暇观战的Caster,微微抬了抬下巴。


“……你先来。……这小子太让我不爽了。”


“哦?”Caster惊讶地挑眉,接着带一点恶劣的笑意看向Lancer立刻带上懊恼色彩的红瞳。——看吧,你玩脱了伙计。


“不胜荣幸。”


可谓坐收渔人之利。Caster坦然地扯开斗篷的纽绊,任由沉重的毛皮委顿于地;……接着是沉重的下装。


“这镶花边的衣服太女气了。”狂王打量着他贴身到凸显肌肉轮廓的黑衣,随口评论,“没了枪就会变得这么软弱吗?”


Caster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。床褥倾轧的吱呀声中他膝行上前,凑近了对方还未停止喘息的双唇。


与Lancer充满侵略性的进攻不同,Caster的亲吻更加富于挑逗。他温文缓慢地舔舐对方染血的犬齿,好整以暇地吮吸开始升温的粘膜,白皙的指掌更是直接滑进了对方腰间开得过低,堪堪兜住下身的布料。


“女气与否……”他将潮热的吐息直接喷入对方不由自主颤抖的口腔。“等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 be continued...

【FGO】【CLB阶库丘林】失落之物(上)

很好这很库夫林。还有什么比水仙更棒呢?

Nobody knows...:

说好的汪水仙点文!我在努力!


最近《权力的游戏》刷多了感觉沾染上了欧美腔……(捂脸)




++++++++


与这一篇有一点点情节关联:【FGO】【库丘林Alter】波涛之兽




*预警:本篇中库丘林Alte的r设定包含一些人外元素




++++++++++


迦勒底无尽的回廊上响起散漫的脚步声。


“今天的晚饭还是不错——的。”Lancer大大地伸着懒腰。“普通的烤肉也能做得如此美味,这种事情也只有那个红色老妈子弓兵能办到……了吧……”他打了个呵欠,满意地嘟囔着。“这种资源怎么能浪费呢,再以后每一次出征都得让Master带上他,不管能不能战……嗯?”


同伴的手掌搭上他的肩膀,在他回头疑问的目光中微微颔首示意他注意前方转弯处的阴影。


Gae-bolg瞬间显形,锋芒将空气割出一道鲜艳的伤口。他以戒备的姿态无声接近可疑的目标,看清后放松地调转枪尖,枪尾随意敲在金属制的地面,发出不轻的一声。


“什么嘛,捡了只了不得的狂犬呢。” Lancer咧嘴笑了起来,两颗犬牙闪过一道白光。


顺应梅芙祈愿诞生的狂王——库丘林Alter正委顿于墙角,无声而急促地呼吸着。他的面色泛着不正常的潮红,眉头紧皱,手中攥着萦绕不祥黑色气焰的魔枪——那种感觉,并非是他在依赖枪,而是枪在支撑着他发软的身体。


紧跟其后的Caster用随意的动作将兜帽掀开,露出顺畅滑落的长发,微微摆动的沉重耳坠和耳廓上镶嵌的繁复环饰。他皱着眉,略微躬身嗅了嗅空气中弥散的气味。


“梅芙。”他笃定地判断。“那种冒着粉红气泡的下流魔药,使用者不作他想。”


 


++++++++++


 


所以?是什么让中了招的猎物倒在这平淡无奇的墙角?


无法中止的强化过程?临时的任务召唤?让等待将采撷发酵得更为甜蜜?……无论是何种理由,罪魁祸首都未能及时赶到以达成她的目的。


“也算是场奇遇……我们似乎该负起责任?”


毕竟是倒在自己房间附近。Lancer苦恼地搔了搔垂落到眼睫的几缕碎发,歪着头向Caster提问。


“别管我。”显然状况不妙的当事人却是一如既往无所谓的样子。诅咒缠身的狂王不堪重负地半垂着头,语调虽然含着难以掩饰的,情热烧灼的干哑,其中冷漠的基调却是丝毫未变。“撑一会就好了。”


Caster没有回话。他更深地弯下腰来,伸手抚触狂王狰狞的铠甲。尖利的骨刺扎破了白皙的指尖,而他毫不退缩。


 “Gae-bolg……?……不……”他像是在努力倾听什么。“……Curruid……还有……Coinchenn。”


“你说谁?”Lancer不解地发问,“它俩不是早就……”


“太过熟悉反而容易忽略。”德鲁伊为了集中精神微微合眼,“它们灵魂的碎片寄宿在这盔甲和魔枪上保护着他……必须先征得它们的同意。”


Lancer住了嘴,静静看着Caster的双唇轻微蠕动。神秘的咒文播散而出,激起一片淡薄的荧光。


“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主人。”结束了咏唱,任由血滴沿着骨刺光亮的表面滑落下去,Caster声调和缓宛如安抚心爱的猎犬。“我们会帮他。比起梅芙,显然我们是更好的选择。”


血滴的一点艳色被吸收,细微的嗡鸣回应了他。那些骇人的尖刺慢慢缩回,沉重的骨铠收敛了自身。在令人牙碜的摩擦声中它们向Berserker的背后退去,毫无保留地献出所护卫的躯体。无法消除的细密小刺聚集攀附于脊骨一般节状的长尾,而后温顺地倒伏下去。Lancer试探着伸手去摸:刺猬似的手感,收敛了杀气的凶器一般。


“那么……当事人的意见?”


“无所谓。”Berserker的声调仍旧冷淡。“与战斗无关的琐事,梅芙或者你们,都无所谓。”


“啧,这死气沉沉的态度真是令人不爽啊。”Lancer烦躁地啧舌,然后毫不犹豫地一把扛起了对方发软的躯体。


“顺势教教这家伙‘活着的乐趣’……”他转身对着自己的同伴,“该比你调制解药更加轻松和愉快吧?”


Caster同意地点了头,唇角同样勾起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 be continued...

生贺…

对不起我背叛了组织…虽然我坚信我汪的性转一定是腰细腿长屁股翘的巨乳御姐,但是萝莉汪实在是太可爱我忍不住要犯罪了OTZ…

讲道理,撸B汪是自寻烦恼…容我再好好思考一下下半身怎么摆弄【doge

想看 他自攻自受的样子 四只库夫林 真方便啊/微笑